• <progress id="3fdjr"><span id="3fdjr"><source id="3fdjr"></source></span></progress>

    加入廣銷通
    讓外貿之路更暢通!
    0579-85456002 ( 08:30 - 17:00 )    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

    中車承建孟加拉最大單體重油電廠成功投入商業運營

    12月3日,智利圣地亞哥證券交易所,隨著工作人員的落錘,歷時半年多、高達259億元的股權收購案正式收官。中國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3日以40.66億美元收購智利鋰業巨頭智利化工礦業公司23.77%的股份,這是中企在智利最大一筆收購。

    據交易所消息,天齊鋰業當天通過場內交易方式,拍得加拿大鉀肥公司持有的智利化工礦業公司近6256萬股A類股股份,占智利化工礦業公司已發行股份總數的23.77%。由此,天齊鋰業持有智利化工礦業公司的股份增至25.86%。

    天齊鋰業是中國領先的鋰產品供應商。天齊鋰業發布報告說,預計本次交易的價款支付和股權交割過戶手續將于當地時間5日前完成。天齊鋰業將接替加拿大鉀肥公司在智利化工礦業公司董事會的位置。

    與其他行業不同,世界鋰資源的供應相對集中,素有“三鹵一礦”的說法,分別對應了鹵水提鋰的SQM、FMC、ALB,以及天齊鋰業控股的Talison。

    若從彭博、各公司公告的口徑統計,上述4家公司的鋰化工產品市場供給占比分別達到20%、9%、34%和17%。

    拿下SQM的23.77%股權后,天齊鋰業不僅獲得了派駐3名董事的權利,還實現了對上述公司的“一參一控”。在這場世界鋰資源的權利爭奪中,天齊鋰業正在向“鐵王座”發起沖刺。

    “如果我們不投資SQM,鑒于公司在鋰行業定位和未來的行業前景,也能夠繼續保持領先的利潤質量。但是,我們希望,能夠真正成為一家具備開創性的公司,我們需要成長。”12月4日,天齊鋰業對記者給出了如上回復。

    一波三折,終成行

    就當地上市公司而言,天齊鋰業是近幾年表現最為突出的一家。

    2012年以前,公司凈利潤僅有0.4億元左右,但自完成對Talison的收購后,天齊鋰業做到了2017年的21.45億元。

    既有的成功經驗告訴公司,“要想富、靠并購”,尤其是收購獨一無二的資源。于是,今年5月底,天齊鋰業拋出了一份重大資產收購書,瞄準的目標正是世界鋰業巨頭SQM的23.77%股權。

    此次收購代價不小。由于SQM體量較大,上述股權交易總價高達40.66億美元,換算人民幣259億元,同時還要加上1.6億美元的交易、融資等費用。

    雖然天齊鋰業近三年合計凈利潤有望達到60億元,但顯然不足以支撐上述巨額收購。為此,公司同時采用了并購銀團貸款、境外籌集資金和自籌資金三種方式,為此次收購作為支撐。

    其中,天齊鋰業從中信銀行、中信銀行(國際),分別獲得25億及10億美元的貸款,剩余的7.26 億美元來自公司自籌。

    資金問題倒還是其次,在天齊鋰業收購SQM股權的過程中,遭遇了包括當地反壟斷部門、SQM股東方的阻擊。

    “這是一條艱難的道路,但我們始終信任智利機構和我們論點的健全。”天齊鋰業人士介紹稱。

    今年6月,天齊鋰業收到FNE(智利國家經濟檢察官辦公室)的調查通知,擬收集必要信息以確認或排除本次交易對自由競爭產生的負面影響。

    同年9月,TDLC(智利自由競爭保護法院)公示受理天齊鋰業與FNE簽訂并提交的《庭外協議》,并于10月4日作出裁決,批準了公司與FNE簽訂的《庭外協議》。

    中國商務部10月轉發的智利《金融時報》報道指出,TDLC最終批準《庭外協議》,意味著天齊鋰業收購SQM公司24%股權的障礙已被清除。

    “我們同意庭外協議的補充措施,希望對智利政府及相關機構釋放明確的尊重與開放的信號,同時這也是確保我們對SQM繼續履行最高水平公司治理的一個承諾。”天齊鋰業表示。

    不過,SQM前任主席胡里奧·龐塞又突然提起訴訟,這使得該筆收購一度暫停。直至10月底,TDLC駁回了其收到的所有復議請求,明確了上述《庭外協議》為最終的,具備法律約束力。

    至此,這筆高達259億元的收購獲得最終放行,并隨著12月3日圣地亞哥證交所工作人員的落錘,塵埃落定。

    謀股權融資“減負”

    SQM股權完成交割后,天齊鋰業相應將背上巨額債務。

    對此,公司直言,“本次交易相關的債務融資及并購貸款存續期間,公司的資產負債率和財務費用將顯著上升。”

    會計師事務所做出的測算結果顯示,以2017年數據為基礎,該筆交易完成后,天齊鋰業財務費用將從0.55億驟增至19億元,進而導致每股收益攤薄至0.93元/股,同時資產負債率從40.39%上升至78.41%。

    最為直接的解決辦法就是,通過股權融資等方式優化上市公司財務結構“減負”。

    11月9日上午,天齊鋰業公告,收到了證監會對公司在港股上市的批復,并核準新發行不超過3.28億境外上市外資股。

    有媒體報道稱,此次公司赴港上市預計募資金額在10億美元左右。不過,由于公司未正式上市,實際募資金額尚難確定。

    同日晚間,天齊鋰業還拋出了一份50億元人民幣規模的A股可轉債預案。兩相對比可以看出,公司近期或能夠籌集近20億美元的資金,用來對沖前述高達35億美元的外部貸款。

    付出如此大代價后,天齊鋰業也將在SQM中享受到更多權益。

    SQM已發行股份包括A類股、B類股,其中A類股可以選舉公司8名董事會成員中的7名。

    按照SQM公司章程,交易完成后,天齊鋰業將與第一大股東Pampa集團在A類股中,享有相同的37.5%的表決權,并可以向公司提名3名董事。對SQM的控制力、影響力,可見一斑。

    需要指出的是,與此前收購的Talison不同,SQM不會合并報表,而是根據會計準則規定采用權益法核算。

    即按照天齊鋰業的持股比例,應享有的SQM凈利潤計入投資收益和長期股權投資賬目價值中。換言之,天齊鋰業投資SQM獲得的分紅收入,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起到對沖財務費用增加的效果。

    “若SQM采取現金分紅的形式,將按照智利的稅收政策繳納分紅預提稅,這部分分紅所得稅可以全額抵扣SQM在智利繳納的企業所得稅。”天齊鋰業4日表示。

    公司還回復記者稱,天齊開始為平穩過渡而努力,以確保SQM的利益以及對所有股東最有利的事情得到優先考慮,并幫助SQM繼續增長,“從長遠來看,對我們的股東來說將是一筆上佳的投資。”

    收購Talison,讓天齊鋰業及其“掌門人”蔣衛平一戰成名。如今,公司再次完成了對“最好的鹽湖資源”布局,這一次SQM能否為天齊鋰業帶來更多蛻變?仍待時間驗證。

    天堂AV在线AV